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夏季的雨(脚本小说)

1)末班电车

摇晃的电车抓手。
精准而机械的报站声。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一年多了,在我眼中它依旧是这么地陌生。
天空被交织的电线割裂,植物放肆地生长着。

“过了这个夏天,我和叶慧就要结婚了呢。”在哥哥家,生长了大量热带植物的阳台上,他如此不经意地告诉了我这件事。“啊,说得也是呢,哥哥已经和叶姐交往了这么久”我正在低着头给植物浇水,“你们也很合得来。”
“你……“哥哥微微笑了,提起了别的话题,“我很怀念我们小时候呢.”

小的时候拖着鼻涕跟在罗西尼后面叫哥哥哥哥的,缠着跟他玩,没想到十年后因为父母再婚,我们倒成了真的兄妹了。哥哥叫罗西尼,我也从李琳改叫为罗琳,都带上了怪怪的英文感。
“这么说来,你们是无血缘关系的兄妹咯!”同班的夏兰眼睛几乎要闪耀出星星来,“多萌啊!和英俊哥哥的亲密关系,禁忌的爱恋!”
“喂”我几乎栽倒在桌上,“你这个万年少女,就不能少看几本言情小说么?”
“少女的一切就是恋爱啊!”她居然还半认真地辩解。“何况你哥那么帅,我当然要yy一下才对得起自己啊!”
“………………在我看来,作为建筑师,他的确令人心动呢。”

哥哥大学毕业后就少有消息到家,我也是在作为交换生来到南平市后才知道他已经在这里成为颇有名气的建筑师,甚至在海边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工作室。
尽管做好了心里准备,再见面的时候,我仍然大吃一惊。
“什么啊,都答应好人家了还推三阻四的,这样的话party根本不好玩啦!”包裹在色皮衣中的高挑女郎趴在他背上嗔道。
“没办法啊,这次的设计很关键,我答应你,完成之后去吃烛光大餐。”
卷发的青年带着宽容的微笑继续手头的工作。
他转头过来的时候,我刚好站在门口。

“你……”
“啊,……近视了么?”
我捏着打听到的地址,本想着该如何开口介绍自己,临头来却只想到了这么一句话。
“小琳?!”看起来,他似乎是觉得有点不敢相信,表情呆滞了一会。
高挑女郎乖巧地从他背上下来,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他回头低声交代了一会儿,女郎“咯咯”地笑出声,边推搡了他一把。

阳台上的热带植物似乎从一开始就是那么地旺盛,充满生命力。
“你来这里真叫我意想不到,不过真好呢!”已经成长为青年的哥哥,微笑的时候仍给人以少年的感觉。不,或许只有这种一直保持着柔软的心的人,才能够把美丽的想象转化为现实的建筑吧。
“说得也是。”我不好意思的把作为交换生的过程介绍了一遍。
“这样啊,既然都在同一个城市了,小琳周末的时候来我这里过吧!这块地方靠近海,视线很美呢。”他半是骄傲,半是害羞地向我展示。
“啊,真的呢!”从阳台上远眺出去,漫长的海岸线被植物所剪影,优美得令人恍惚。
“我相信叶慧也会很高兴呢,她一直嘟囔这边太冷清了……”这低低的一句仿佛要消融在绿色的空气中。

电车摇晃着,到站,又上来一群人。
暮色逐渐降临。
我的脚开始麻痹起来了,但是还在可接受的范围。
从车窗的反影中,我的表情纹丝不动——很吃亏呢,想着什么都没法子反映到脸上。小时候明明很表情生动的啊,要不要去检查下面部神经呢?
为了岔开精神,我相当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叶慧是很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和哥哥站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在高度上几乎没差别。如果不是那纤细的身材,一定会给人“人高马大”的感觉吧!在相熟之后,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她咬着苹果,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大笑了起来。我不太能跟上她的思维,有点为难。

“诺,就是这个。”
递过来的照片中,一脸别扭的女性,穿着多摺的真丝衬衫。如果没看错,这女性就是哥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过宽的肩膀和平坦的胸部,这的确能称为“美女”。
“去年圣诞节,我拍春装广告的时候,你哥去探班,被我强制拍了一张女装。”
她凑过头来,跟我挤在一堆,“其实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哦,就是有点‘人高马大’!”带着点洋洋得意的语气,可爱得不可思议。和我肩膀接触的身体柔软而微微散发出温暖的香气。
调皮的女孩子,青春期的少女,温柔的姐姐,叶慧仿佛是由这几部分打碎混合在一起塑造出来的完美品。因为那强势的美貌,一开始的时候看起来很难接近。相处熟悉之后,就会在人面前表现出像猫咪一样极慵懒的一面。我对这样的叶慧也有十分的好感。
“我跟你说哦,刚开始的时候。我蛮讨厌你哥哥的,总是不冷不淡地笑,看起来就不爽!”她爬在沙发上翘起小腿。“直到前年夏天,我在海边游泳时抽筋,被他给捞起来。我想,这男人还是满可靠的嘛!不错啦!”

哥哥的水性的确很好。小时候被他带着去河边钓虾,捞鱼。我因为太小还下不了水,只能在岸边看着他和别人打水仗。因为年纪的关系,我完全掩饰不了被抛弃的悲伤感,扁嘴就想哭。这时,一捧水泼了过来,他在阳光下笑得灿烂无比,露出满口白牙。

漫长的盘山道,电车穿行在暗的树林中,我几乎要认为前方蹲伏着巨大的怪兽。
但一这么想,电车开始下行。海湾五颜六色、熠熠生辉的灯火便缓缓出现。仿佛是在眼前展开了神话的画卷般,我心中涌起的感动充实而激烈,这场景真是看了多少次都不厌倦。

“一起玩吧!”我抱着哥哥的胳膊。
“长大之后做哥哥的老婆好不好?”他微微脸红,又轻轻地笑了。
“哥哥不要去哪么远读书,哇!!!”我在父母的怀抱中哭得一抽一抽,丑毙了。
这些事情都是很遥远的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我总是觉得羞耻到不行了。
好像在他的面前我总是表现得这么……无法形容。

只有一次例外,哥哥大二寒假的时候回家过年。
新年夜,我们从外婆家往回走,哥哥牵着我的手。
他的身体不好,手很冷。
我仰起头看着他苍白的脸,在月光下,呼出的空气模糊了他的轮廓。
我把双手都捂了上去。
他低下头,对我说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因为烟花开始放了。从距离很近的街区爆发出第一响,像是呼应这一般,远近的街道,逐渐沸腾了起来。
他用温柔的动作把我抱了起来。
月亮那么大,星星都暗淡下来了。
然而,冲天而起的烟花比星光要灿烂,比月华更绚丽。
冷而干燥的空气包裹着我们,万家的灯火仿佛海洋,我感觉漂浮在世界的中心。

“以哥哥的视线高度看世界,所以觉得很新鲜。”
如果是现在的我大概可以这样理智的分析那时的兴奋感。
和哥哥等高的叶慧,无论何时也能以同样的视线高度来看世界吧,从这点我就永远慕她。

这个城市美好而陌生。
我每周一次乘坐末班电车去海边哥哥的工作室。
从城市中心到海边,摇晃的电车车厢内,挤得满满的人逐渐地变少;当我能找到空位坐下的时候,已经到了城郊的物流区,远目望去,一片荒凉的感觉。
然后是盘山道,的树丛,车厢内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
坐到站的时候往往已经彻底天。
我拎着包,分开窸窣的草丛,穿行捷径,向着工作室发出的灯光走去。
孤独感让我觉得很愉快,人群中我总是很惶然。
我想哥哥也是这样,才把工作室建立在远离人群的海边。
即使分开了五年,即使不用言语,我们总能够互相了解。
也许该是真正的兄妹才对。

哥哥正站在阳台上举着灯等我,我加快了步伐。
叶慧抱怨她从来没接受到这种待遇。
我告诉她,如果你想看到阳台上的灯,车子会从车道上翻下来的,海边坡道很陡!
下次坐电车,然后从草丛过来。
她露出厌恶的表情,你们这些学理科的人……然后下次仍然开着她那辆大红的敞篷跑车。

每周一趟末班电车,一个人进行着的漫长的路程让我觉得疲惫,阳台上的点亮的灯火是那么的微弱,可我不喜欢明亮的正门,偏爱这微小的灯光。
在暗中,我仿佛能感觉到他正在呼唤着我,夜像是给我装上暗色的羽翼,我想象着自己飞向自己的半身。
每一次相聚都令人欢欣,正因如此,每一次分离就更快地会到来。

最近,我常常回想起那个冬夜。
我们被灯光和烟火所包围,仿佛处在世界的中心。如此的孤独,又如此的幸福,好像会持续到时间的尽头。
“我回来了。”我站在阳台下,轻声说道。
“欢迎回家。”他伸出手来,拉我上去。
tbc.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main_line
main_line
プロフィール

芝麻/阿之

Author:芝麻/阿之
80后,真名汪國慶.
激情常存心中,為愛戰鬥!
>>>>>>>
APH-米英/普洪/丁諾/西法
盜墓筆記-瓶邪
秦時明月-少羽中心/衛莊蓋聶
火影忍者-鳴佐/四卡
>>>>>>>
作畫環境:
Adobe Photoshop CS3/Sai-1.0
ComicStudio EX4
聯繫方式:
zmkm907@163.com


←logo自取
next hit 25000



works schedule
新刊 why not

既刊 宜日一家

----6月---------
普洪R18本 24p上下
夏戰本彩色插圖X2
周邊圖X1
usk2製作
----5月---------
usk2腳本
秦時明月個人志 16p
----4月---------
CYJ的漫畫稿 24p上下

comments




bookmarks 【新窗打開】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カテゴリ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