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暗流

暗流(坑)

楔子
佐助抬头看了看,木叶村入口的木门已经不远了。
再坚持一会儿,他聚集起全部的意志力,命令自己的身体行动。胸前的伤口越来越痛了,咝咝的呼吸声,间或便带出一口血沫出来。而小腹上受伤的地方由原先的钝痛已经变的麻木了,更加的糟糕。他思索着:“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呢?三年前割断一切,离开的地方,是人都会有思乡之情?虽然说已经没有了……”
他苦笑一声,牵动了受伤的地方,又是一阵的剧痛,“如果只是这样……我还能忍住,只是……“血已经流的太多了,他抓住旁边的树,慢慢滑了下来,扑倒在地上,眼前发,最后印在视网膜上的是一株鲜红色的浆花。
拆开的线团再次纠缠起来,童年歌谣的深处是否还会再次浮现同样的微笑,一朵花在看不见的地方绽放开来,你没有看到花开的时刻,它便变得萧条。
与此同时的木叶,鸣人“嘘”的一声解除了变身术冲着不良中年自来也嚷嚷:“可恶,你这个好色的蛤蟆仙人,只知道偷窥女浴室吗?答应教我的忍术,却跑到一边去,还要我去解救你?!你这是什么师傅啊!”
不良中年脸上泛着红光,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香艳的场景中回神过来,笑着搭上鸣人的肩膀,“你还太年轻了,要知道,这是一种艺术!”
鸣人斜眼鄙视他,扭过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令他抬头看了看天,不安。他晃了晃头,决心去吃上一碗拉面再说。
一片树叶晃悠悠地从他身边落下。
1)
等他从一乐拉面馆出来,日头偏西,走在街上他看到了穿着上忍装的鹿丸。
“下午好啊~~~啊~~~说到今天拉面的味道,真是不错!下次一定拉着依鲁卡先生来吃!鹿丸你也要一起来啊!”
“哦,不……我对那……”鹿丸冷汗一把,“你不去医院吗?”他吞吞吐吐了一番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
“果然,”鹿丸翻了翻白眼,“佐助回来了,现在在接受纲手大人的治疗。樱和井野很早就过去了。“
鸣人发呆了一会儿,心里涌出很多东西,零零碎碎的,稍纵即逝。他以为自己想起了什么,究竟是想起了什么呢,一时也看不清楚,只是,肩头隐隐的酸痛起来。
他回过头来,以为自己发呆了很久,其实也只不过是几秒钟。
“你说医院?他怎么了?”他心中一急,抓住鹿丸的前襟。
“得,得,先把手放开。”鹿丸无奈的举起手。“早上10点左右暗部在村外巡逻的时候发现他倒在树林里,伤势看来有点严重,立刻送回来给纲手大人治疗了。小樱也被叫去了做帮手。手术现在大概已经结束了,就是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鸣人放下手,他觉得满不是滋味,有某种一直被遗忘的什么东西蠢蠢欲动。
“我要去看丁次,你也和我一起去医院吧。”鹿丸看着鸣人阴暗不定的脸,帮他下了决定,也不等鸣人回答便又插手走开了。
“喂!等我一下啊!我说鹿丸,你这小子怎么越来越阴阳怪气的啊!”鸣人急忙追了上去。也没顾着其他的想法了。
在一起看过丁次,削了好几个苹果,和医院护士小姐磨嘴皮子,与鹿丸讨论木叶八卦事情之后,心中微微的动摇了。不安已经从一个小小的点扩大成了一种无奈的犹豫,在谈话中体现出来,便是好几次走神。
“你这个家伙呀!”鹿丸拾起一枚将棋棋子,“还是想去见他一面吧!”
“我说过了,对于我来说,他并不是值得牺牲性命的朋友;但对你而言,却不是这样的吧?”他低声说到,轻轻把棋子放上去。
鸣人下了决定,眉眼也就舒展开了,重重的拍了一下鹿丸:“那我先走了哈~~,说好明天一起去吃拉面的啊!”
鹿丸揉了揉肩头,苦笑了一下,便再次自顾自的下起了将棋。
鸣人奔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刚才和护士小姐磨嘴皮子,打听到三楼的重病房来了一个很帅的病人,想来应该是佐助吧。
他走到楼梯间时犹豫了起来,心头闷闷的,他抓在楼梯的扶手,咬了咬牙才迈步瞪了上去。
好想见他!
这么久不见了。
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
各种念头纠杂在一起,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想法。
他放慢脚步接近病房。到了房门前却突然听见小樱带着哭腔的低声的叫道:“佐助——”
他看见了粉红发色的少女扑身抱住病床上的少年。
小樱抱住佐助的肩头低声的抽泣,尽管已经得到纲手的真传,修行了一身的怪力,自己已经成为被人期待的医疗接班人。在感情上,她依然是当年那个说出“一生都是为了爱“的少女。
佐助看着哭的没了形象可言的女孩,心里也不由的生出了一种怜惜。他艰难的抬手放在樱肩上。“对不起,樱——”他想着,更对不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吧!他随即想到,苦笑着转过头去。
眼角余光仿佛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看去,门口又完全没有人了。他再次苦笑。
鸣人闪到了一边。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回避,但是,自己就是这么做了,像入门的小偷,突然被主人发现了。他一见到佐助扭头过来,便闪到了一边,气都不敢出。背靠在墙上,他眯眼向落下的夕阳看去,觉得眼眶热了起来,心突突地跳着。
又过了一会,他轻聂起手脚退到了远处,这才急急的走开。
他决心不再来医院看佐助了,第二天樱向他提到佐助回来了,他也只是笑笑,“哦?是吗?他还好吗?”借口出任务,频繁的到村子外。是故意的躲避,他无法理解自己的这种行为,但是对于这样的现实,却突然默认了。
一个月后,从鹿丸那里得知佐助加入了暗部。
不用借口出任务,他已经明确地难再见到佐助。鸣人暗自送了一口气。觉得若有所失,便难免再次发呆起来。
2)
如果当初拦住了他,不让他离开,是不是一切和现在都不相同了,又或者,仍然是一样的呢?
到了夏末,佐助回到木叶就整整半年了,而他进入暗部也就有五个月的时间了。这半年里,鸣人再也没见上他一面。
这天鸣人出完任务回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一乐拉面的方向走去,像往常一样。快到秋季了,天空看起来格外的洁净,带着树叶气息的风也让人觉得格外的清爽。他朝天空深呼吸一口气,为这宁和安详的气氛感到无比满足。
路过水塘时,他看到水边茂密丛生的慈姑已经开始泛起了金色的光芒,在岸上有着蓝阴影竹林的对比下显得格外明亮。他留意到竹林下面有人,那人此刻也正好扭过头来,目光一对撞,两人都呆了一呆。
佐助正站在水岸边洗涤血迹,暗部的面具斜斜地被拨在一侧,露出苍白肤色的面部。他咬住绷带的一头把它缠绕在右臂上,那里隐隐地透出血色来,看样子也是刚出完任务受了伤。
半年不见,佐助长得稍微结实了一些,与刚从大蛇丸那里回来时的干枯的样子相比,气色看起来已经好上很多了。处于青春期,他又长高了不少,看起来仍然十分消瘦。因为长期在暗部行事,皮肤愈发苍白,和乌的头发搭配起来,显出孤寂的感觉。
鸣人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然后迅速扩散。他踌躇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倒是佐助先开口打了声招呼。
“哟,好久不见”,佐助这样说着,从水岸边走了上来,被水打湿的裤腿裹住了脚,那里也有破裂得痕迹,看得出也有伤口。
鸣人意识到他再也没用“吊车尾”来称呼自己。
但是佐助既然开了口,他也觉得自在起来了,夸张地笑着:“喂,喂,看你这样子可真是有够狼狈的啊!不用去医院处理一下么?”
佐助低了低头,好像是无声地笑了:“没什么关系,过两天就好了。”
下垂的头发遮掩了佐助表情,鸣人看不分明,其实他何曾理解过佐助呢,这么悲伤地想着,但口头上又只能继续着一贯的高昂:“今天已经没有工作要做了吧,一起去吃拉面?我请客!”
“…………拉面啊……”
“对拉面有意见吗?”
“……不…………”佐助扶住右臂,嘴角微微勾了起来,这次鸣人看清楚了,心情一下子变明朗了起来。
“回去吧!伤口最好要包扎一下。晚上有入秋庆典,如果没事的话,要不要一起参加?”鸣人微笑问道。
“好啊。我也很久没参加过村里的庆典了”佐助的回话,听起来有点悲伤。
“那晚上见吧。在山门那里。庆典开始的地点在那附近。”
“好的。”
佐助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看起来腿部的伤还不轻。
鸣人暗自“切”了一声,便快步走了过去,抓住他的胳膊扶住,“……还是算了吧,我扶你回去。”
接触到的皮肤冰凉,远低于常人的体温,不知为何,鸣人心中一乱。责备脱口而出,“你搞什么啊,大量失血还来洗冷水?”
佐助只是微微地扭过头来,静静地看了鸣人一眼。
沉默间,鸣人感到自己的脸上有点热了。
“你好像长高了啊……”久之,佐助说。
耳边响起有些沙哑的声音,腾地一下,鸣人觉得自己的面孔快要烧起来了。
连抓住佐助胳膊的手都变得完全无力了。
跳到一边,鸣人指手画脚地嚷嚷,“说什么啊,好歹三年不见了,我多少也有长的好不好?”
他面红耳赤,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声音都特别加大了。
没预兆地失去了支持,佐助身体一歪,便斜斜地向鸣人这边栽了过来。
“啊,忘记他的脚……”鸣人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眼睛也不禁睁大了。
他以为佐助会重重地压过来,然而,在压上之前佐助却稳住了身形,只是突然的使力,佐助的面孔又白了一白。
佐助的气息仍然传到了鸣人的身上,鸣人觉得有一阵轻风覆过,眼睛都朦胧了起来,心跳也加快了。
吞了口气,“回去吧。”鸣人呼唤般地对佐助低声说到。
这次他得到了明确的回答:“嗯。”
佐助把手架了过来。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main_line
main_line
プロフィール

芝麻/阿之

Author:芝麻/阿之
80后,真名汪國慶.
激情常存心中,為愛戰鬥!
>>>>>>>
APH-米英/普洪/丁諾/西法
盜墓筆記-瓶邪
秦時明月-少羽中心/衛莊蓋聶
火影忍者-鳴佐/四卡
>>>>>>>
作畫環境:
Adobe Photoshop CS3/Sai-1.0
ComicStudio EX4
聯繫方式:
zmkm907@163.com


←logo自取
next hit 25000



works schedule
新刊 why not

既刊 宜日一家

----6月---------
普洪R18本 24p上下
夏戰本彩色插圖X2
周邊圖X1
usk2製作
----5月---------
usk2腳本
秦時明月個人志 16p
----4月---------
CYJ的漫畫稿 24p上下

comments




bookmarks 【新窗打開】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カテゴリ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